让学引思
 
追寻儿童回归的课堂

追寻儿童回归的课堂

——例谈课堂资料交流的误区及对策

 

东台市实验小学 吴海林

 

《小学语文课程标准(2011版)》中关于综合性学习的建议中指出:综合性学习的评价应着重考察学生的探究精神和创新意识。评价的着眼点主要有:在活动中的合作态度和参与程度;能否在活动中主动地发现问题和探索问题;能否积极地为解决问题去搜集信息和整理资料;能否根据占有的课内外材料,形成自己的假设或观点等。苏霍姆林斯基曾说:“儿童就其天性来讲,是富有探索精神的探索者,是世界的发现者”。自由和探索是儿童的天性和本义,基于儿童立场就是顺应这种天性,坚守这一本义,引领并促进他们进一步去探索和发现。这两段描述都强调了在学习的过程中,学生是课堂的主人,我们应努力构建基于儿童立场的生本课堂。

如何让学生真正成为课堂的主人?我校金礼辉校长在多年实践研究的基础上提出“让学引思”的教学主张,并在省中小学教学研究第十一期立项课题《基于儿童立场的“让学引思”教学实践研究》中明确提出:坚持以学定教、为学设教、顺学而引的实施原则,目标让学生定、问题让学生提、活动让学生做、规律让学生找、收获让学生讲,课前引导主动学、课上引领互动学、课后引发灵动学,使学生真正成为学习的主人。

语文教学中,引导学生通过对有关资料的搜集和交流,增加对作者的了解,对写作背景的认识,可以使他们更加准确、深刻地理解文本,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同时,搜集处理信息的能力也是学生语文素养的体现之一。但在实际教学中,资料的搜集和交流存在着一些误区,影响着交流的有效性,也使得学生的主体地位没有得到最大化的发挥。笔者结合自己的观察和思考,谈几点管窥之见。

误区一】课堂上,当教学进行到某个环节,老师要求大家拿出课前搜集的资料开展交流时,学生们纷纷行动:有的拿出厚厚的十几页从电脑上直接下载的资料,有的拿出家长帮助查找摘录的龙飞凤舞的作业纸,还有的干脆拿出教辅用书翻到课前折好的那一页。交流过程中,他们或是没有任何选择性的一字不落地都读下来;或是自己读得结结巴巴(甚至有些字还不认识),其他同学也不知所云。如此收效甚微的资料交流,不但违背了初衷,而且浪费课堂宝贵的时间。

对策】上述现状中,学生只是为了完成作业而进行的任务式搜集,并没有真正实施起资料的交流。学生是学习的主人,课堂应确立以学生学习为“轴心”的学习方式,强调学生学习过程的幸福感。教师应让学生发现问题,让学生解决问题,实现从以教为主到以学为主的转变。“初步具备搜集和处理信息的能力”是《语文课程标准》提出的目标,我们应指导学生在搜集资料的同时进行有效的整合,并在这个过程中通过朗读等形式将资料进行内化。实际上,教师可以对学生课前的资料搜集提出明确的要求:首先,搜集的资料要有一定的指向性和选择性,取舍分明。根据实际需要,对理解文本有辅助性的就整理出来,跟课文有一定联系的可稍作了解,无关的则坚决不要。其次,对筛选出的信息要认真研读,使之内化成自己的知识。只有自己明白了,才能自信准确地将信息传递给他人。最后,可引导学生尝试多角度的搜集资料。如苏教版五年级下册《水》的教学中,老师要求学生多角度搜集了解我国缺水地区人们的生活状况。课上,同学们有的出示一张张令人触目惊心的图片,有的报出一系列对比鲜明让人震撼的数据,还有的甚至把从网络上下载的视频带来播放,这些资料的交流一下子拉近了学生与文本的距离,为课文的学习打下了情感基础。

   【误区二】课堂上,当一位学生在介绍自己搜集的相关资料时,其他学生或是迫不及待地举着手期待老师下一个赶紧喊自己,或是悄悄地读着自己查到的资料准备发言,或是在默默地想着其他事情。至于那位正在介绍的学生究竟说了些什么,也许根本没有学生在注意倾听,仿佛资料的交流对象仅限于老师。而当下一位同学接着交流时,他介绍的内容往往会和前面的同学重复,丝毫没有起到补充的效果。究其原因——交流过程中没有认真倾听,使资料交流这个教学流程中的重要环节失去了原有的意义,变得流于形式。

对策】《学记》中言:“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倡导学习者在学习过程中相互切磋,交流学习经验,以增加学习效率。捷克教育家夸美纽斯认为,学生不仅可以从教师的教学中学到知识,也可以在和同伴的相互学习中获得知识。肖伯纳曾说:“倘若你有一种思想,我有一种思想,朋友间相互交流,那我们每个人就都有两种思想了。”课堂,本是信息交流的场所;课堂教学,本是思维相互碰撞的过程。而倾听,作为交流和思维的前提,则显得尤为重要,同时也是尊重他人劳动成果的体现。所以在交流的过程中,教师要组织学生悉心倾听、认真思辩、及时补充,使资料交流更加丰富,从而促进对文本内涵的解读。如教学《望月》一文,在品读了文中一组描写月亮的诗歌后,老师组织学生交流关于月亮的各种意象的诗句,前几位学生说的都是表现思乡和羁旅惆怅的。这时,一位学生说他觉得月亮还有着一份恬静的自然之美,如“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中的那轮月亮;接着另一位学生也吟出了“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表达了月亮寄予的一种旷达情怀。显然,后两位学生在倾听的基础上,从不同的角度补充关于月亮的其他意象的诗句,使得月亮的意想更加丰满,月文化也在学生心中悄然扎下了根。

   【误区三】“你说,我说,他说……”在很多课堂上,当几位学生依次将自己搜集的资料进行呈现后,教师或对这些资料不置可否,或只是象征性的给予肯定,随即进入下一个环节的教学。在教师的潜意识里,只是将资料交流作为既定的教学环节而执行,没能立足课堂,结合文本,组织学生对其中的有效内容进行及时捕捉和反馈,使学生搜集到的资料得以充分有效的运用,与文本内容最大限度的融合。资料的交流成为一项无效性服务。

对策】资料的搜集是语文学习特有的形式之一,是锻炼学生动手实践、培养学生处理信息能力的重要途径。因而资料的搜集和交流不能徒有虚名,而应为理解文本内容、情感和表达方式服务,使学生在交流资料的过程中,最大限度地体验搜集资料给学习带来的帮助,品尝到搜集资料的乐趣。如初读《七律长征》后,学生结合资料交流有关长征的路线、途中重大战役后,教师相机指出文中出现的几处有典型意义的地理名称是长征依次经过的路线,它们高度概括了长征途中的“万水千山”和艰难险阻;交流了长征的背景和过雪山草地的艰辛,就会对文中“腾细浪”“走泥丸”等表现出的革命乐观主义的精神多一份深刻的感悟,长征距离他们的生活便不再那么遥远。又如《我和祖父的园子》,文中多处运用回环复沓的表现手法,如“倭瓜愿意爬上架就爬上架,愿意爬上房就爬上房。黄瓜愿意开一谎花,就开一谎花,愿意结一个黄瓜,就结一个黄瓜。”很多同学觉得这样表达似乎重复罗嗦,教师适时组织交流有关萧红的生平经历。当学生主动将作家一生悲惨的遭遇和《呼兰河传》的写作背景联系起来时,他们茅塞顿开:作者以这种特殊的表现手法,将记忆中童年生活的自由快乐进行放大,是因为流落他乡的孤独与寂寞使得她对故土和童年怀着深深的眷念。资料的适时反馈,有效地引导学生在突破写作方法这一难点的同时,更深入地走进了作者的内心,可谓一石双鸟。

   总之,我们在关注误区的同时要走出误区。从文本解读和课堂教学的实际出发,发挥资料的最大价值,真正实现资料交流的有效性。

吴海林

2016-03-03

 

浏览(1048

 

通知公告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