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发展
 
发现第三种教学关系

导读:第一种教学关系,教师教为中心。第二种教学关系,以学生的学为中心。第三种教学关系是什么?圣陶学校的做法会给您新的启发。


 

发现第三种教学关系

来源:2016.3.23《中国教师报》作者:李炳亭王占伟

圣陶火了。

本报2014年7月发现圣陶学校后,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派记者先后21次深入学校蹲点采访,并于今年1月13日以《圣陶学校蝶变的七个谜》为题,报道了河南省汝阳县圣陶学校“无教材,无教师,无作业”的课改经验,在全国产生的反响出人意料。

虽然被婉拒,但河南、河北、山东、山西、湖北等省份的众多局长、校长纷至沓来……开学后,来圣陶学校考察的学习者更是络绎不绝。以3月3日为例,这一天就有广东、重庆、山东、江苏、江西、山西、河南、湖北等8个省份的400多名局长、校长、教师前来考察学习。

相遇更多的圣陶“奇迹”

考察了校园,观摩了无师课堂,听了圣陶学校校长王天民的报告,访谈了师生后,漯河市郾城区实验中学校长庞铁快震撼不已:高中部仅有一名教师,大门日夜敞开,校门口就是网吧,却没有一个学生上网,学习成为学生的信仰,谁表现好,奖励谁多学半小时。初中部,六、七、八、九4个年级可以同班上课,打破了年级学习制、班级授课制。小学部一班一师,许多学生都在学习初中内容;小学二年级与初中二年级同样学习初中数学,初中二年级考不过小学二年级……

圣陶学校创办10年来,没检查过作业、教案,教师不用写教案、不用改作业,不用看学生,甚至不用讲课……

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在圣陶学校天天上演,师生早已司空见惯,习以为常。

前不久,记者第21次走进圣陶学校,与师生一起生活了7天,发现了更多的圣陶奇迹。

2月28日下午三点,王天民的办公室里,卢鹏俊、胡少舟、郭艳艳等高中部6位学生,正在和王天民反映、讨论高中教学存在的问题:外聘教师按照自己的方式、节奏讲授课程、布置作业,影响了同学们的自主学习,必须抓紧解决。

圣陶学校高中部平常只有陈俊丽一名教师,她不负责任何一门课程,核心职责是“把握、调整学生的状态”。“外聘教师的问题超越了陈老师的职责范围”,所以由6位学生代表直接来到校本部,找王天民反映、解决问题。据悉,这已经是高中学生第二次找校长解决教师教学问题。

应学生之邀,王天民来到高中部与学生座谈。“我首先给王校长提点意见。我们是为了跟您学习才进入新创办的圣陶高中部。我们本来是一锅快沸腾的水,您不仅没能持续地添柴加温,而且还不断往锅里加凉水(外校学生不断转来)。”学生胡旭利首先对王天民进行了批评。

“高中部搬迁到县城后,您来的次数少了。”学生胡少舟对王天民说,“您要经常来,哪怕来了不讲话,在教室站一会儿,我们就有力量了。”

谈起学生对自己的批评,王天民非常高兴:“圣陶培养的学生,敢于批评校长,有主见、有立场、有思想,我为他们感到自豪!”

其实,这些高中部的学生并不孤单。与他们有同样感受的还有年仅11岁的高中预备班学生王喆。

王喆是王天民的孙子,按年龄本该上小学五年级的他,早已自学完初中数理化,前不久又从初中二年级跳到了高中预备班,正在自学高中理科、初中文科。“有老师是一种负担,因为老师在时,我高中数理化就学不成了。”王喆告诉记者。

这两个新近发生的真实案例,折射了圣陶学生自主学习的状况与品质。

奇迹背后是第三种教学关系

为什么圣陶学校的学生这么爱学习,这么以学习为乐?为什么圣陶学校的教师这么轻松、幸福?这所“三无”学校背后的“大有”究竟是什么?

考察了圣陶学校的课堂后,一位专家用8个字描述圣陶课堂的特征——“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在这位专家看来,圣陶学校推行无师课堂、抛开教材、打破班级授课制的背后,是他们创生了一种全新的教学关系——第三种教学关系。

第一种教学关系,教师教学生学,以教师教为中心。第二种教学关系,教师的教服务于学生的学,以学生的学为中心。圣陶学校的教学关系是一种全新的教学关系:师非师,生非生;师亦是生,生亦是师;师生互动,生师互动;师师互动,生生互动。学生可以教,教师可以学,师生既学又教。这种教学关系恰是教学走出二元对立之后,教学互生,建构而成的一种新型教学关系。第三种教学关系激活了孩子的好奇心、探究欲,让孩子发现了学习的奥妙,发现了自己的价值。第三种教学关系的特征近似于“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

正是第三种教学关系的创生,让圣陶学校的学生进入了“教育的第三时空”:在这里,学习已经成为学生的信仰。这样的孩子,其动力是强大的,其前途是不可限量的。由此才出现让许多人看来不可思议的圣陶现象。

对此,王天民非常赞同,在圣陶的课堂上,学生是真正的主人,教师的主导作用淡化了。学生既是主体,又是主导。因为生即是师,所以真正的“师”可有可无,这就出现了教学中的“无为而治”——多数课堂呈现出无师状态。至于为什么这样,王天民说,这是“互联网+”环境下出现的时代产物。

“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王天民引用道德经对“教育第三时空”进一步解读:天地之间不就像一个风箱吗?虽然中空,但永无穷尽,越鼓动风量便越多,生生不息。教学工作何尝不是这样呢?也只有这样,才能抵达教育的桃花源,也才能出现“绵绵若存,用之不勤”的教学境界。

“有师与无师是相对的。”王天民特别强调,“一般来说,学前应有师,学中可无师,学后自成师”。

在接待来访者的报告中,王天民对圣陶学校的“三无”进行了深入的解读:所谓无师,并非没有教师,乃无授业之师,有传道之师,无教书之师,有育人之师。别人授业我传道,别人教书我育人;所谓无教材,指不以现行教材为主,因为现行教材是“教的材料”,里边的问题大多没有答案,不利于学生自学,要有“学材”,即学校编写的学习材料;所谓“无作业”,并非真的没作业,实际上不给学生布置课后硬性书面作业,学生为了自测、互测,可以自编一些习题作为“考试卷”。

圣陶学校“三无”的背后是“三有”:有落实,有检测,有奖惩。在王天民看来,“三无”“三有”,既对立又统一,无中含有,有中含无,符合“有无相生”之道。“三无”是形式,“三有”是支撑。在“三有”中,有奖惩是关键。奖励一定要合理,要起到激励作用,究竟怎样奖惩,那就要看教师的智慧了。

学什么,怎么学

河南省偃师市芝阑外国语学校校长董晓娜来了60多次,顾县一中校长贾占通来了40多次,本报记者来了21次,这是一年多的时间里,单人连续到圣陶学校考察学习最多的3个数字。

为什么来那么多次?面对记者的提问,贾占通、董晓娜的回答不约而同:“因为每次都能学到新东西。”

“来圣陶学校,千万别匆匆转一圈,就开始下结论。”贾占通说,“参观圣陶学校如果没有导游,就像盲人摸象,摸着耳朵像蒲扇,摸着腿像柱子,摸着肚子像门扇,光看侧面,看不到圣陶的全貌。如果没有校长的讲解,你学不到圣陶经验的灵魂。”

“学习圣陶,仅培训教师是不行的,因为学生是自己学习的,所以要带学生,要培训学生。”这是董晓娜最大的学习心得。

对此,王天民的观点是:圣陶经验就像空气和水,每天都是流动的,不是一个固定模式。圣陶的理念可以移植,但不能照搬,“学我者生,似我者死”,每所学校可以按照圣陶理念加上自己学校教师和学生的特点去创生自己的风格。

圣陶陶圣宗旨明,道法自然真爱童。平和弘毅繁就简,日新月异凡成圣”“单科独进异步论,学练考评树信心。成长路子自己走,守一知止做真人”……濮阳创信实验学校校长王运昌连续3次带领教师、学生赴圣陶学校考察,还写出9首诗表达敬意与收获。

“圣陶学校不是什么都好,不好的地方很多,好的只有那么一点点。”接待来访者时,王天民总是表现出中原人一贯的谦虚。

“走进圣陶学校,走近正在小组讨论的学生,你贴身站在旁边,他们好像你不存在一样。但我们的学生,窗外有个人经过,他们就会探头探脑。”与山西这位高中校长的感慨相似,绝大多数来访者最感兴趣的是方法、技巧,甚至经常围绕这些“术”争执不下。对此,王天民的立场是一贯的:“圣陶经验的核心是两个字——传道。来圣陶学‘道’,别学‘术’。”

“你能让青春期的学生不谈恋爱吗?你能让教师一周不进教室学生学习照常吗?你能敞开学校大门一天,而秩序照常吗?圣陶学校能做到!”讲到兴致处,王天民也会当仁不让,“别人授业,我传道;别人教书,我育人。这就是圣陶教育。”

廖志鹏

2016-11-08

 

浏览(314

 

通知公告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