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发展
 
教学主张的追求

教学主张的追求

成尚荣

摘 要 教学主张是名师“教育自觉”的关键性标志,是名师成熟、成功的核心因素。关于教学主张的追求,主要包含四个小问题:教师发展的现有路径有哪些,为什么要形成教学主张,什么是教学主张,应该怎样炼成教学主张。本文在分析了教师发展的一般路径和简捷路径后,又展示了教学风格和教学主张给名师成长带来的突破性路径。在阐述教学主张特性的前提下,提出了从文化观、儿童观、课程观等方面来炼成教学主张。

关键词 成长路径 教学主张 风格炼成

 

教学主张是名师“教育自觉”的关键性标志,是名师成熟、成功的核心因素。教学主张是名师教学风格的内核,是一种个性化的教学见解,它坚定地指向教学改革的实践。教学主张植根于教育思想,是教育理念的深化与聚焦,是对学科和教学特质深度开发后的独到见解。教学主张是怎么炼成的?这个话题包含了四个小问题:第一,教师现有的发展路径有哪些?第二,一个要力争成为名师的教师,为什么一定要形成自己的教学主张?第三,什么是教师的教学主张?第四,怎么炼成教师自己的教学主张?

一、教师发展的现有路径

很多学校为了教师的专业发展,已经做出了一些努力,同时,也已经寻找到了一些名师成长的路径。名师成长的第一条路径是一般路径,一般路径有以下几个关键词,即读书、思考、实践、研究、表达。

读书是最不可缺少的路径,就像一位英国诗人说:“如果将我关在一间房子里整整一年,给我一部电影,还有一本书,二者取其一,结果会截然不同。如果让我选择电影,一年后从房子里出来,我会发疯的;如果选择书,出来后我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可见读书可以改变人生。读书也可以改变教师的人生,读书已经成为教师不可或缺的成长因素。季羡林先生的得意弟子卞毓方先生曾说,每一个人都应该有一张书桌,这张书桌要摆放在七个地方。第一,把它放在天安门的城楼上,让学习与祖国的事业连在一起;第二,把它放在太平洋的一座孤岛上,让自己安静下来读书;第三,把它放南极上,通过读书开发人生能量;第四,把它放在帝国大厦顶端上,人比摩天大楼还要高,让阅读垫高我们的脚跟;第五,把它放在巴黎圣母院里,让读书纯洁而高尚;第六,把它放在俄罗斯的庄园里,与大师为邻;第七,把它放回故乡的大地上,让自己找到归宿。

显而易见,读书已经成为名师成长不可或缺的路径,但仅仅读书还不够,还要进行思考。仅仅思考还不够,还要进行实践。日本教育学家佐藤学曾说,“实践、思考让教师成为一个反思型的实践家”。教师都是实践者,但实践者和实践家之间是有区别的,实践者靠经验生存,而实践家已经突破经验的限制,经验可以让教师获得成功,但经验如果不与时俱进,如果没有理性支撑,教师就不能在经验中获得成功。

值得注意的是,一般路径中还应该有表达。无论是口头表达还是写作表达,也都能让教师走向成功。然而,如果所有教师都按照一般路径行走,会给名师成长带来什么问题?带来的问题就是路径依赖。所谓路径依赖,往往是在被动的状态之中被推着向前走,在这样的一般规律当中,教师并没有成为自己发展的主人。因此,一般路径是有效的,但仅仅依靠它还是不够的。如何克服一般路径中的路径依赖问题,又如何在一般路径的发展过程中激发教师的内在动力,这是名师成长需要考虑的。

当然,除了一般路径,还有简捷路径,即上课、公开课、讲述自己上课的体会,这个路径非常简捷,因为教师不能离开上课。曹文轩的文学作品创作永远是在田野中,从莫言到曹文轩,他们的成功离不开乡土,离不开田野,也离不开现场。名师成长当然也不能离开现场,教师的现场就是教学。离开教学,不管怎么努力,都不能成为一个名师。单单上课还不行,还要就上课发表自己的想法、谈自己上课的体会,即所谓的说课、评课。

在一般路径和简捷路径之外,我们是否要思考一下,有没有一些路径让教师走得更深、更高?这种更高、更深的路径我把它称之为教学风格,教学风格应该是名师的标志。雨果说:“没有风格,你也可以一时成功,也可以获得掌声、欢呼、桂冠。但是,你不可能由此得到真正的成功,真正的荣耀。”因此,风格还是一个教师成熟的标志,也是教师成功的重要原因。

二、为什么要形成自己的教学主张?

在追寻自己的教学风格之前,我们不仅要问为什么要形成自己的教学风格和教学主张?2016年4月4号,意大利当地时间20点50分,中国儿童作家曹文轩荣获国际安徒生奖。此奖是很难获得的一个奖项,被称为“小诺贝尔文学奖”。国际安徒生奖有两个重要的评选标准,一是“三个重视”:儿童文学作品要重视人文关怀,重视儿童文学作家创作的作品是如何向儿童讲述故事的,重视作品里如何帮助儿童克服心灵中最容易遭受到的那些伤害。二是“两个是否”:儿童作家对儿童文学创作是否专一,他是不是在专心致志、心无旁骛地创作;儿童文学作品是否在不断地进行创新。这两个标准实际上是让儿童文学作家关注儿童世界,关注儿童的生活,关注儿童的成长。组委会给曹文轩的颁奖词说得很有意思。颁奖词共有两段,第一段:“他用诗意如水的笔触,描写原生活中一些真实而哀伤的瞬间”第二段:“曹文轩的作品读起来很美,书写了关于悲伤和苦痛的童年生活,树立了孩子们面对艰难生活挑战的榜样,能够赢得广泛的儿童读者的喜爱。”这两段话说出了曹文轩儿童文学作品的特点。其实,曹文轩创作儿童文学作品是有自己的主张的,这个主张就叫“儿童成长”,他把自己的小说定义为“成长小说”。尽管描述了很多苦难的生活,但在儿童面前,他树立起了儿童对苦难生活挑战的榜样。

有人给“成长小说”概括了四个特点:第一,忧郁情调。他的小说里总有一种忧郁的情趣,但这种忧郁情调不是无节制的悲苦和哀伤,而是一种有分寸的情感。第二,执着美感。他的小说写得非常漂亮、非常美丽。第三,田园生活。他的小说是在水边、大海边、田野里生长起来的,田园生活给“成长小说”带来了优雅的情趣和宁静的性格。第四,语言实验。儿童文学作品总要有语言文字的应用,但在曹文轩看来,语言文字应用其实就是语言文字的创造,因而,他的每部小说都应该是一个艺术品,要发挥语言的最大功能。正是“成长小说”让他获得了国际安徒生奖,曹文轩讲,这个奖不是颁给我的,而是颁给中国儿童文学的。讲这个例子,无非是想说,一个儿童文学作家必须要有自己的创作主张,正是这种创作的主张让他走向世界,去和世界儿童文学进行对话。儿童文学创作如此,我们的教学当然也要有自己的主张,形成自己的风格。

曹文轩的例子告诉教师们走向名师的更高、更深的路径,教师要成为名师,就必须要追求自己的教学风格。不仅如此,风格也是一个人发展的最高境界。德国诗人歌德曾经讲过,风格,实际上是艺术家所能企求的最高竟界。既然认可风格是艺术家追求的最高境界,为什么不能认可教学风格是一个名师发展的最高境界呢?如果对自己的教学风格没有认知,也不能去追求自己的教学风格,那就意味着教师的教学改革和教学艺术还没有达到最高境界。风格可以让你走得更远,风格是打开未来之门的钥匙。没有风格,就不能走向世界,不能走向未来。

追求教学风格,还能让自己的专业生命更加年轻。教学风格是一个专业的概念,追求教学风格,就是让自己过更专业的生活,在专业生活当中来锻造自己。台湾诗人余光中说,大陆上说我是乡愁诗人,这是我非常不同意和非常不高兴的。其实我的风格是多样的。余光中接着讲,“我风格多样,所以我长寿。”因此,风格多样会让你的学术生命永远年轻。名师成长中,需要来追求自己的教学风格。

教学风格的背后其实是教育的思想,我们把这个教育思想叫作教学主张。有人把风格和思想的关系做了一个阐述,在我看来,这个阐述,既生动又深刻。风格是思想的血液,教育教学思想当然也是教学风格的血液。别林斯基讲风格是思想的雕塑,教师在课堂上也给学生树立起了思想的雕塑。于是,教学风格和教学主张给名师成长带来了第四条路径,即突破性路径。

突破,实质上是一种自我超越。在当今的中国语文教学界,有三位大师,他们是于漪、李吉林、洪宗礼,2015年镇江市教育局邀请三位到镇江参加一个语文教育的研讨会,那次座谈会由我主持,我说这次座谈会有个主题——先生回来。“先生回来”,因为三位的故乡都是镇江,但更重要的是为师之道、为师之德回来了,是先生之风、山高水长。之所以把三位成为先生,最主要的是他们都有自己的教育理想,形成了自己的教育主张。

于漪老师说:“我一辈子做教师,一辈子学做教师。”一辈子做教师,更多的是情怀、态度、价值取向;而一辈子学做教师,则是求真、求善、求美的过程,难怪她形成了“情感”的教学风格。她的教学主张就是以情激智,以情感教育来激发学生的智慧。

李吉林老师说:“我是一个竞走运动员,又是一个跳高运动员。”竞走运动员,坚韧不拔地前行,永远是不离大地,永远追逐地平线;而跳高运动员,则是目标不断提升,向着更高境界的追求,仰望星空,逐向山峰之颠。这是她的情怀和精神,由此她形成了“情境教育”的教学主张和风格,为儿童研究儿童,这也成了她的教育主张。

洪宗礼老师说:“我把工作当作学问来做,我要从讲台前站到书架上去。”把工作当作学问来做,更多的是要做学问、做研究,教学即研究,教师不是教书匠;而站在讲台上和书架上,更多的是要读书、学习,教师永远是读书人,永远在书的海洋里徜徉,他自己也变成了一本书。正是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之下,洪宗礼老师在语文教育界做了三件大事:中外母语教材比较研究、编写教材、提出诸如语文教学链之说及语文教学五端说学说。有人把洪宗礼老师的语文教学命名为“洪氏语文”。

三位语文大家走到今天,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最要的原因在于他们的教学主张,在于教学主张引领的下教学风格,是教学主张和教学风格形成了三位大师的教学灵魂,让他们站到了语文教学的至高点。

三、什么是教学主张

教学主张就是教育思想,就是教育理念,就是教育观点。但教学主张又不同于一般的教育思想、理念和观点,它是教育思想、理念和观点的具体化。具体化至表现在以下三点:

第一,学科化。要把教育思想和所教科目的特质联系起来,用教育理念和教育观点来关照学科教学,以此来重新认识你所教的科目,形成对这一学科的独特认识。教学主张是具有学科特质的,它是学科化的,它和学科教学自然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于是,有人对学科教学的独特认识形成了自己的教学主张。比如,南京市北京东路小学校长孙双金、副校长张齐华,分别形成了语文和数学的教学主张,即孙双金的“情智语文”“12岁前的语文”和张齐华的“文化数学”。

第二,个性化。个性化的见解和理念称为教学主张!因此它本来就应该带有个人的气质,带有个人独特的看法。南京市琅琊路小学语文特级教师周益民,他上公开课,总是用自己编写的语文教材,总是讲民间童话、间神话、民间故事、对对子、对联、绕口令等,我曾和他探讨过这个问题,他有自己个性化的理解。他在《回到话语之乡》一书中说道,话语的家乡在民间、在乡土、在田野,现在的语文教材是缺少乡土气息的。所以,编写语文教材,让学生回到话语的家乡去寻找语言源头。因此,他的语文教学是十分个性化的。

第三,核心化。教学主张是核心主张,一个教师的教学思想是丰富多彩的,但在这种丰富多彩中要找到核心,核心主张就是教学主张,核心的教学主张要成为教师教学的切入口、突破口和生长点。全国知名的数学特级教师华应龙,他的数学教学主张就是“融错”“化错”,华应龙认为,儿童学习中最容易出现错误,数学老师如何对待儿童数学学习中的错误,这是最大的智慧。他一直在坚持“融错”“化错”教育,相信这种教育最能增强儿童学习数学的信心,“融错”“化错”自然就成为他核心的教育思想。

教学主张是个人的思考,教师要分析平常教育工作中的所思所想,南师大附小数学特级教师贲友林曾说:要有点想法,要有点自己的想法,要有自己的见解,形成自己的观点,形成自己的教育思想和教学主张。教学主张是个人的,所以不存在哪一种教学主张不好的问题,应该记住两句话:大家都不同,但是大家都很好。

教学主张的表达有两种方式,一是,XX语文,XX数学,XX英语……文化语文、智慧语文、本色语文、简约语文、诗意语文、情智语文等等。这种提法存在着某种危险,容易让提炼出的概念窄化、泛化、刻板化。二是,比如说,最近南通市有位数学特级的教学主张是“让数学亲近童年”;还有位语文特级的教学主张是“中国风,母语美”,希望教师们能多用第二种方式提炼自己的教学主张。

四、如何炼成教学主张

教学主张是一个锻炼、淬化的过程,是长期形成的过程。“炼”本身就说明了它的艰难,意味着它的长期。获得普利兹克奖的王澍先生的建筑设计非常有风格,他获奖以后,有人去给他总结风格,他说你们不要给我总结风格,你们给我总结,我的风格就死掉了。他已经有了自己的风格,但是他叫人不要总结自己的风格,这是两个意思。风格不是自说自话的,风格形成是长期的过程。

教师要把自己的教学主张植根于文化土壤之中,教学主张最终是在文化土壤里生长起来的。教学主张说到底是文化关照下的一种教育主张,它彰显着文化意义,有非常丰富的文化含量。一个没有文化意识和文化自觉的教师,是不可能形成自己的风格和教学主张的。

文化是什么?德国哲学家伽达默尔曾说:我们每天沐浴在文化之中,但是倾我们自己之所知,倾我们自己之所能,未必能说出文化是什么。文化是说不清楚的,于是有人用比喻来描述文化,美国人类学家爱德华•霍尔这样描述文化:文化实际上是一座监狱,除非一个人知道有一把钥匙可以打开它。这真是个奇特的比喻!文化怎么可能像监狱呢?监狱与文化有什么近似之处呢?其实,他的意思是在紧接着的下一句:的确,文化以很多不为人知的方式把人们联系起来。原来,他想说的是,监狱的方式是不太为人所知的,因而我们对文化似乎熟悉,其实非常陌生,犹如对监狱一样。他对文化的比喻是多么的恰当呀,有人说文化是一门科学,那文化是一门什么样的科学?文化是一门意义的解释科学。形成自己的教学主张,在于教师能去不断的解释文化,理解文化。在学科教学当中,如何建构起一门属于教师自己的文化解释学,到了这种境界,教师就能形成自己的教学主张了。

我曾经有关于文化的十句话:第一,文化的实质是人化。谈论文化就是谈论人,离开人,文化免谈。美国著名的人类学家克利福德•格尔茨说文化是由人自己编织的意义之网,不过,这是由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的一个隐喻转化而来的。韦伯的隐喻是:人是悬在由他自己所编织的意义之网中的动物。首先,文化是张意义之网。文化从本质上讲意味着意义建构。其次,意义之网,涵盖着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文化无处不在,意义便无处不在,文化之网“网”住了人们的生活。再其次,人不只是文化的享用者、体验者,更为重要的是,人是文化的创造者。文化成为人的精神家园,人应该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海德格尔解释“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这句话,意思是人要抽离大地,透过艰辛,仰望神明,来到半空中,最后再回到大地上去,这个过程就是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教师要形成自己的教学主张,必须要有诗意栖居在大地上的状态。第二,文化的核心是价值观,什么是价值?南师大的鲁洁老师用下面这句话解释价值,“价值,理想中的事实。”有没有价值,要看事实、行为。教学有没有价值,要看教学行为,但并不是所有的教学行为都有价值,还要看教学行为有没有理想。所以,谈价值就是谈理想,谈价值就是谈对理想的关照。追求核心价值观,实质上是对理想的最终追求。一个教师应该追寻核心价值观,因为这是教师之魂,体现在教学上就是教师的教学主张。如今的社会是多元开放的社会,是价值多元的社会,各种文化、价值观蜂拥而来,难免泥沙俱下、鱼龙混杂,于是产生了学生的价值困惑,同时也产生了教师的价值迷惑。如果教师没有正确的核心价值观,那怎么能形成自己教学主张呢?为了避免教学主张流于浅薄,教师应该多从文化及核心价值观的角度来考量自己的教学主张。第三,文化是魂体一致的。文化需要一种载体,核心价值观通过一定的表现形式反映出来,文化的灵魂与载体互为皮肉。教学主张和教学过程是浑然一体的,是天然不可分割的。第四,文化生态具有多样化。表现出文化的民族特性、地域特点。第五,文化是复数,它不是单数。形成共识,共同行动才是文化。第六,文化的方式,文化的方式是吸引人的方式,教师的教学主张是实践过程中以各种生动活泼的方式来吸引学生,文化的方式是陶冶的、体会的、感悟的、浸润的。第七,文化的建设有一个突破口,突破口就是教师的行为文化。学科教学在教师的教学主张之下,要让学生的言行也成为具有学科文化印记的行动。第八,文化的最后一级台阶,这是余秋雨先生提出来的,文化的最后一级台阶是人格。中国的文化人格是君子之道、君子之人格。教学主张、文化的光照让学生形成自己的人格。第九,文化的高地在哲学,哲学就是让我们深刻起来,摆脱肤浅、幼稚和盲目,日本哲学家中江兆民说:哲学是挂在国家客厅里的一幅字画。第十,文化的最高境界是自觉。这种文化自觉,重要的标志是知道文化从哪里来,走向哪里,以及明确文化建设的责任担当。用中国著名的社会学家费孝通的话来概括,就是“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于是,教学主张的提出者应该是一个文化自觉者,教学主张来自于文化的土壤之中,让教学主张打上文化的印记。'

其次,教学主张还应植根于儿童观中,儿童观和中学也有关系,心理学中的儿童是到18岁的,高中阶段都属于儿童。简单来说,儿童观就是怎么看待和对待儿童。教学主张和儿童观什么关系?第一,教学主张和教学风格是为儿童的;第二,教学主张和教学风格的追求和形成要有儿童的参与,要让他们参与到教学过程中来;第三,教学主张和教学风格必须要从儿童经验出发,要建基于儿童的经验基础之上。

教学主张的形成,教学风格的追求,它是植根于儿童观中,而且我认为,所有教育观都要植根于儿童观,课程观、教学观、评价观、教师观都要以儿童观为核心。那要怎么看待和对待儿童呢,陶行知先生《教师之歌》云:“来!来!来!来到小孩子的队伍里,发现你的小孩。你不能教导小孩,除非是发现了你的小孩。来!来!来!来到小孩子的队伍里,了解你的小孩。你不能教导小孩,除非是了解了你的小孩。来!来!来!来到小孩子的队伍里,解放你的小孩。你不能教导小孩,除非是解放了你的小孩。来!来!来!来到小孩子的队伍里,信仰你的小孩。你不能教导小孩,除非是信仰了你的小孩。来!来!来!来到小孩子的队伍里,变成一个小孩。不能教导小孩,除非是变成了一个小孩。”陶行知先生是一个诗人,是一个教育诗人,把诗歌写得如此平白朴素,又是如此的深刻生动。陶行知先生已经告诉我们怎样去看待和对待儿童,发现孩子、了解孩子、解放孩子、信仰孩子、变成孩子,这就是儿童观。

儿童观的最高境界或者说关键在哪里?教师自己变成孩子。古代圣贤老子早就说过,圣人的精神状态往往回归于婴孩;蒙台梭利作了“作为教师的儿童”的判断;李吉林老师也曾说:我,一个长大的儿童。教师只有在这样的儿童观的土壤里,才能生长出自己的教学主张。也只有这样的教学主张才是为了儿童的,是属于儿童的,是服务于儿童发展的。一个有教学主张的名师,应该有儿童之心。一个没有创造性生存状态的教师,他怎么能有积极的人生态度?那他又怎么能有属于自己的教学主张呢?教学主张来自于对生命意义的理解,来自于儿童对教师的启发。

再次,教学主张还要植根于对课程教学的理解之中,教学主张是关于教学的,是关于课程的,如果你对课程教学没有准确的理解,那有什么教学主张?何为课程,课程是跑道,它是由动词的跑和名词的道组成的,过去我们只关注道,而忽视了作为动词的跑,现在要两者结合起来,才是完整的理解。道是内容和规则,跑是经历和过程,是一个学习的体验。课程是一块起跳板,它只是一个工具,它的作用是让学生借着它能跳得更高更远。课程是机会,教师可以提供更多的机会给儿童,让他们能发展得更好。我们还要理解教学是什么?教学改革风生水起,各种教学模式,教学主张、教学风格是能最终形成教学模式的,但是何为教学模式呢?教学模式的前提是何为教学呢?教学的核心问题是什么?应该是学生的学习,只有关注学生学习的教学才是真正的教学,也才能在这种教学中形成自己的教学主张。

最后,教学主张要通过写作来表达出来,探索教学主张的过程,其实写作也是一个过程,阅读写作应该成为教师的生活方式。《夏令营中的较量》的作者孙云晓的专业成长历程说明,写作对教师发展的重要性。

参考文献:

[1]成尚荣.教师教育应从“被发展”走向自主发展[N].中国教育报,2010—01-15.

[2]成尚荣.先生归来[N],中国教师报,2015-07-01.

[3]【美】爱德华•霍尔.超越文化[M].何道宽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

[4]【美】克利福德•格尔茨.文化的解释[M].韩莉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14.

(成尚荣,国家督学,原江苏省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邮编:210000)

廖志鹏

2016-11-08

 

浏览(457

 

通知公告
 
 
 
进入编辑状态